深圳市锐峰汇智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锐峰汇智科技有限公司

4007-888-200

热门产品:太阳能GPS定位器|宠物GPS防丢器|老人小孩GPS通讯器|超长待机GPS定位防盗器

锐峰汇智产品banner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» 新闻动态 »

三轮车丢了,这个保定汉子哭了

文章出处:人气: 发表时间:2015.04.25
 
哭泣的刘松
刘松指出三轮车丢失的地点
哭泣的梅梅

相拥哭泣的父女俩

  6月4日晚,刘松(化名)独自在马路上哭了半宿,回到家,妻子和女儿还没睡。“爸爸,咱家的三轮有线索了吗”,女儿梅梅(化名)问。听到这儿,这个33岁的汉子眼泪止不住往下淌,怕女儿看见,他赶紧用手擦了。当天中午,刘松的电动三轮车在居住的迎宾小区被偷,车上价值四千多块钱的罐头,以及各种零食、玩具也没了。而这辆三轮车,是他的饭碗,他每天去小北门市场卖货,挣个三四十块钱来维持家里的日常开销。

  燕赵都市网见习记者朱洪园 实习生范鹏/文

  记者赵磊/图

  唯一的饭碗丢了不知还能干什么

  5日4时20分,像往常一样,刘松准时醒了。起床、洗漱,吃两口昨晚的剩饭,30分,他准备出发。

  这时,他突然想起,三轮车丢了,就又开始默默掉眼泪。前一天早上,他还骑三轮车,去小北门市场卖货。从家到小北门市场,他需要骑十几分钟,然后摆摊,赶早市。从早上5点到8点,每天三个小时。

  刘松主要卖罐头,同时还兼卖一些零食和玩具。这个小生意,他已经做了一个多月,逐渐有了一些熟络的顾客,生意也蒸蒸日上。

  突然之间,三轮车没了,刘松有点接受不了。4日下午两点,他送女儿去上学,下楼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绿色三轮车没了。“我当时就懵了”,他说,往四周找了一圈没有,这时才意识到三轮丢了。

  他赶忙跑去小区门卫处,查看监控。在监控中,他看到,12点52分,一个穿白色T恤的人开着三轮车,扬长而去,但监控只有小偷的背影。

  他马上报了警,急得在门卫室哭了起来。他觉得很无助,随后又给报社打来电话哭诉。“我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,帮我找回三轮车。”虽然正值壮年,由于先天性心脏疾病,他干不了重活。刘松身高1米75,体重却只100斤,胳膊和脑门上青筋暴露,走起路来都发晃。

  “现在这辆三轮车,就是我的依靠,三轮丢了,我真不知道以后还能干什么。”他带着哭腔说。

  想到这儿,他又开始发愁,坐在空荡荡的客厅,一颗接一颗的吸烟。

  60岁父亲骑行50多里安慰儿子丢车之痛

  6点半,有人敲门。刘松开门一看,是父亲。

  4日下午,三轮丢后,刘松哭着给父亲打电话。“我昨天听说这事儿,怕他想不开,起大早就来了。”

  父母住在农村老家,安新县寨里乡西马一村,距离保定市区50多里。60岁的父亲,早上5点多出发,骑电动车,骑了一个多小时来看儿子。

  “你别着急,我借钱也给你买个三轮。”父亲苦口婆心地劝。

  刘松又开始自责,恨自己粗心大意。事实上,6月3日,就在丢车的前一天,他才搬到迎宾小区。“刚来这边,三轮车就丢了。”

  这是他们来保定以来,租住的最好的房子,之前这里是一个乳品公司的办公地点,至今墙上的各种公司标语还没有被清除,卧室的门上也还贴着“办公室”的牌子。

  房子是三室一厅,客厅空空荡荡,只有一张旧方桌和一个旧沙发,主卧是一张双人床。

  刘松说,沙发和床都是别人不要的。两个孩子,一人一间次卧,十来只凳子拼到一起,再放一块木板,当床。

  来迎宾小区之前,他们在城中村租住,四口人住一间平房,每月200多元。

  刘松说,是为了两个孩子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才搬来这里,但每年8000元的房租也让他们夫妻有点紧张。

  5500元的三轮车算是家里值钱的物件

  8点,父亲老刘起身送孙女和孙子上学。

  刘松有两个孩子,女儿梅梅9岁,上二年级,儿子雷雷(化名)6岁,还在上幼儿园。两个孩子每月开销至少需要1000元。八点半,老刘从外面回来。

  “刚才去送雷雷,老师说这个月该交费了,600多!”

  “哪天交?”

  “6号,就是明天吧。”

  刘松又开始眉头紧锁,新交了房租,手里只剩下100多元。怕别人不信,他掏出钱包,给记者翻看。

  来保定整两年了,这个家庭经常入不敷出。妻子小邵在哥哥的公司做销售,每月2000元收入,刘松一直没正式工作,最近才开始卖货。

  实在过不去的时候,妻子小邵的哥哥就支援一下,夫妻双方的父母也都帮助他们。

  刘松丢的电三轮,就是岳父花5500元,给他买的。妻子小邵说,他们在保定生活,基本不去外面吃饭,油和面也都是老家的父母给。

  三轮车丢了,刘松还没敢告诉岳父。“都是农民,挣点钱也不容易,告诉他,怕他着急。”

  总是让别人接济,刘松也觉得难为情。“咱也是个男人,张不开口啊。”

  十年酒徒浪子回头

  事实上,在两年前,刘松从安新老家来到保定,是为了戒酒。

  妻子小邵说,从2003年结婚后,刘松就开始喝酒,而且喝完就耍酒疯,打人。小邵都记不得挨过多少打了,只能没人时,一个人偷偷哭。

  有一次,刘松又喝多了,妻子小邵说了他几句,刘松上去就是一个耳光。这回,正好被父亲老刘看到,老刘上去打了儿子一顿。

  刘松说,每次酒醒后,自己也后悔,但就是酒精上瘾,管不住自己。2012年底,刘松被送到省六院强制戒酒,半年后,戒酒成功。

  为了给儿女一个好的教育环境,小邵和丈夫留在保定。

  小邵一直在哥哥的公司上班,而刘松一直没有正式工作,由于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,他干过仓库管理,还卖过菜,但都没有挣到什么钱。

  上个月,哥哥说,要不替公司卖罐头吧,先从他这儿拿货,也不用什么成本,每天也会有点收入。

  没想到,刚卖一个多月,三轮车就丢了。刚开始的时候,刘松还雄心勃勃,他想着从点滴干起,越做越大,做一番事业。

  创业梦要继续盼三轮车能早日找回

  其实,早在十几年前,刘松一直就有创业梦想。

  刘松,小学没毕业,十五六岁的时候,就跟着人出去打工。西马一村,有不少人靠开面粉厂发家。

  当时,刘松就在同乡的面粉厂打工,那时他的梦想,就是拥有一家自己的面粉厂。可是,随着时间流逝,面粉厂一直没有开起来。

  2013年,戒酒成功后,刘松觉得之前对不起家里,决定好好干。

  上个月,由于罐头生意越做越好,他的创业梦想被重新点燃。没想到,就在他搬新家的第二天,这个创业进程戛然而止。

  5日上午,记者来到迎宾小区门卫处,查看了当天的监控录像,随后,记者又来到五四路派出所,警察说,已调取了监控,正在调查。

  5日中午,女儿梅梅放学回家又问,“爸爸,三轮车找到了吗?”

  梅梅说,今天上课,一直在想家里的三轮车。刚才上楼时,她特意在楼下找了找,希望三轮车能找回来。


小编提示:

各位车主务必要给自己的车安装GPS定位防盗器,万一锁被破坏车被偷走,最后还有希望通过GPS定位找回爱车。




温馨提醒:如果您有关于GPS定位防盗产品的问题想要咨询我们,请点击下方按钮联系我们

您也可以拨打客服热线:4007-888-200

在线客服